海哥突然问我:你说我要不要赌一把?
没有开头,没有铺垫,这句话好像一个不懂礼貌的孩子忽然间破门而入。
我一脸懵逼的问:赌什么?
海哥接着说:爱情。
我隔着屏幕笑出了猪声,若不是隔着屏幕估计他非打死我不可。
我不知道说什么好,我看着这句话愣了很久,但还是说了句:值得赌一把,不过十赌九输。
我们相互发了个哭笑的表情表示笑意,我接着解释到:她要不爱你,你赌不赌都是输,不赌也输。值得赌的只不过是赌你自己不后悔罢了。
是啊,人生不能后悔,只能遗憾,因为遗憾只是在感叹错过,后悔却是否定了自己曾经的选择。
海哥继续问:那你说跋山涉水去见一个人值得吗?
有人告诉我说喜欢就去争取,别胆怯别纠结,毕竟我回不去年少轻狂。不留遗憾的去爱,管它结局是喜还是悲,用力去爱,合适的人总不会被分开,没有任何外力可以影响。我个人觉得挺对的。
我们闲聊了几句后,海哥便跟我说起了他和她的女朋友。
他女朋友人很好看,看起来也很乖巧,如果你不认识她,那你肯定会觉得她是个活泼可爱、大大咧咧的女孩子,但你错了,她很丧。
海哥告诉我,她在很小的时候就被父母抛弃,送了人。而且她对这一切并不知情,养父养母也待她很好,可就在她六岁那年,亲生父母却回来认她,想把她领回去。那时她还小,但多少她也懂一点,她拒绝了,她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。她在不该承受的年纪承受了那些不该承受的,她内心的想法很多,她只是个孩子看起来却无比压抑。
本想着时间久了她会慢慢习惯,可噩梦才刚刚开始。后来的每年她的亲生父母都会试图来把她接回去,她从来都是冷酷的拒绝,过后又一个人偷偷躲在被子里哭。她讨厌亲生父母,把她带来世界,又将她弃于别人,现在又试图回来认她。
是他们毁了她对世界的所有的幻想和美好,让她糟受别人的嘲笑,让她丧失了她对人最基本的信任,让她现在浑身都充满负能量。

现在的年轻人字典里都有一个“丧”字,当然海哥也不例外。
但我认为丧有两种,一种是明明自己觉得人间不值得,但努力会让你笑,会让你开心,他好像没心没肺,却又心存善良。
还有一种人每天热血沸腾,却只会把压力发泄给身边的人,他不会让你快乐,他想让你分担忧愁,他的不快乐传染给了你。
海哥算是后者,只不过对她例外。海哥给她的都是快乐,因为海哥想把她从黑暗中拉出来,所以在她眼里海哥是乐观的。可海哥自己身处黑暗,又怎么给别人光明。
海哥总是告诉她,我人很笨,你有什么心事,有什么不开心的你一定要告诉我,别老是一个人憋在心里。她却还是闭口不谈,因此还吵过很多次。因为海哥常常这样关心她,问她,所以在她面前表现得有些忧郁,她就开始觉得和他在一起会给他带来不快乐,她觉得是她让他变得这么忧郁。她告诉海哥,说她不想了,让海哥也别在想知道了。
她总觉得海哥跟她在一起不会快乐,总觉得海哥这样子也都是因为她,她觉得海哥是因为她才想的太多,从而太悲。他们便大闹了一场,分手了。

其实分手没有什么不好的。
没有了争吵,没有了牵挂,也没有了明明相爱却又互相折磨的无奈。
更何况俩人身处黑暗,何处才能见到光明?

标签: 喜欢, 感情

添加新评论